跳到主要內容

民政大家族

進入主內容區
活動花絮
附圖2
  • 點閱率:34
  • 相片數: 張

作者:劉文茜

  COVID-19疫情爆發以來將近2年,對臺灣各縣市單位產生衝擊,任何族群皆受影響而無例外。防疫有許多層面,從中央到地方人人努力建設,希望能超前部署以因應後疫情時代的來臨。但是,無論是交通建設還是產業轉型,許多新生活不會一夕之間成為日常,對於某一族群來說這些建設更是極有可能永遠不會使用到。這個族群,他們不是剛踏出校門的青年,也不是努力養家的壯年,而是那些習慣於公園聚會的老人們。疫情之下,銀髮族的生活乍看受到衝擊較少,但疫情的爆發卻讓他們開始害怕,自己原本簡單的生活是否選項日漸減少了?例如,自家巷口的公園使用權是否隨著公衛的要求而萎縮,甚至,在疫情的催化下提前消失。
  
  8月下旬,住在市中心彩虹公園旁邊的陳先生過世了。陳先生住在這個地區超過30年,中風30多年的他總是由妻子攙扶到彩虹公園做復健來保持肌力。喪偶的陳太太在治喪後語帶無奈的向鄰居表示,因為丈夫已經不在,她也不會再頂著烈日去公園活動,而考慮去附近百貨公司裡的健身房運動。鄰居不解為何她要特地付錢去加入健身房,但陳太太給出的回應卻超出預想。陳太太發現公園裡的使用者人數暴增,並不是當地的老人增加,而是許多特地騎車而來的使用者。說來諷刺,疫情爆發後當地的老人減少了外出的活動,如果去公園也會戴上不習慣的口罩,但三級警戒解除後,回到公園裡的老鄰居發現自己習慣的位置有了遠道而來的客人,只好「識趣」的讓出寶座,而陳太太少了先生作伴也覺得自己失勢,只能悻悻然的遠離公園。
  
  看在年輕人眼裡,有人可能會覺得在公共空間產生地盤的概念十分無趣,但對於住在公園旁邊一輩子的人來說,這幾乎是他所擁有的福利,既是房屋的延伸,也是他生活的重心。但是隨著周遭的開發以及地區發展,支持銀髮族群在地活躍老化的政策卻有實行上的困難。「公園是誰的?」爭議一直都是人文社會的熱門議題,而在這當中,維護兒童使用權是此一議題的主體。以彩虹公園周邊地區為例,自從日僑小學原址陸續興建擁有數百戶的大樓之後,新住戶開始湧入,樓下的公園來了陌生的學齡前兒童,公園在里長的爭取下擺放了罐頭遊具。然而罐頭遊具不受這些孩子家長的歡迎,因此孩子就算下樓放風也鮮少去碰塑膠溜滑梯,老人則是只能看著公園的使用空間變少,束手無策。讓空間變少的塑膠遊具沒有成功討好這些新來的朋友,每天聳立在公園裡毫無功用,於是又開始讓住民思考公園的定位是什麼?目標的使用者是誰?其中,最重要的問題是,誰可以說的算?
  
  關於彩虹公園的大小事,有一個人可以自豪地說他最懂,那就是被當地居民笑稱「地下里長」的呂仔。呂仔一日前往「聖地」5次,早上2次下午2次吃完晚餐再去最後一次,幾乎熟知整座公園的每一朵花草,當然也掌握了所有進出的人。呂仔用來判斷是否為同伴的依據是對方有否繳1000元參加彩虹公園一年一度的中元普渡晚會。彩虹公園的中元普渡晚會通常會在最接近農曆7月15日之前的週末舉辦,上午準備水果請師父來祭拜,到了晚餐則辦桌吃飯並有卡啦OK貨車停在公園頭等著參加者在吃飽喝足後上台高歌幾曲。這樣的地方潛規則打破了實際的城市空間,成為了更簡單的公園使用規則:使用者付費,不論你來自哪裡,只要繳費參加你就是我們的一份子。但是呂仔說的算的時代卻已經過去。
  
  呂仔的公園運作法則行之有年,卻在COVID-19出現後不得不畫下句點,熱鬧滾滾的普渡已停辦兩年。與此同時,許多公園的潛在使用者漸漸湧入這個街區。無論是這些銀髮族的孫字輩返鄉,還是鎖定蛋黃區新建大樓的年輕夫妻搬入,許多新世代的人都在這幾年間陸續來到這個地方,而這些人也開始想要表達意見,主導自己的家園。有媽媽想要打掉涼亭趕走遊民,有爸爸希望增加單槓和輪胎方便健身,許多親子真實使用後啟發了他們想要參與公共空間設計的欲求,希望能發展成兒童友善公園。這些年輕人的聲音傳入了呂仔與他的老人同伴的耳裡,滿是無奈。一個公園,使用者的面貌是如此不同,究竟該以誰為主體去進行總體規劃,在賦權兒童的聲浪高漲之中,老人們開始有了危機意識,認為在這場公園保衛戰之中沒有任何的優勢。
  
  仔細想想,也許人類優先照料稚子而忽略老人是一種天性,但住在彩虹公園旁35年的老住戶姚家不但沒有忽略老人,甚至以老人為中心過日子。姚家的太太今年春天過世了,在丈夫過世後僅半年就如同追隨老伴一般突然撒手。生前她獨自一人照顧失智症的丈夫超過12年之久,形成老人照顧老人的狀態,而這樣弱勢的夫妻最大的樂趣便是下樓曬太陽。訪問他們兩人生前居住的大樓管理員,管理員語帶懷念的表示兩人很可愛,像是吉祥物一樣會相偕到樓下曬太陽,失智的姚先生會像小孩子一樣重複問他問題,也會誇讚門口的花朵很漂亮。這對像孩子一樣天真的夫妻也時常走到公園裡加入呂仔的聚會,在固定的椅子上聽著呂仔放送附近的八卦。呂仔在姚家夫妻過世後開始思考,那兩個人如果還在,他們會經歷現在疫情所帶來的不便與蕭條,也會遇到完全不認識的人坐走了他們的老位。那兩個走不遠而只能坐在公園裡的大孩子將何去何從?他忍不住想著,老人手中的選項不斷消失,這難道是一個時代的終結嗎?
  
  拚經濟、拚就業,高雄市的交通革新與產業升級著重在如何吸引年輕人留在這個城市生活。未來會出現5個運動中心、社會住宅與生育托嬰的補助,有好多選項攤在前方等著年輕人歸來。年輕人回應城市,也開始對「亞州新灣區」、「半導體S廊帶」表達高度的興趣,而上工之前首要的任務就是物色一個環境優美的新家。都市加緊開發,在短期內老社區裡大樓愈蓋愈多,遷入的人口也愈來愈多,公園則顯得愈來愈小。隨著當地人口老化與嬰兒的誕生,要如何滿足各年齡層使用是當今不可忽視的議題。重新檢視植栽比例、遊具分配、無障礙設施等等都是市民之間需要協力、合作與公部門串連才有辦法解決。以城市共生的觀點去規劃老社區的空間,免於世代之間的怨懟顯然是一個我們沒有那麼在意,或者衝擊對自己還沒有那麼直接的議題。但何時能將理想轉化為政策,讓更多大孩子與小孩子和平共享這個有限的寶地,仍是未知數。

附圖
  • 點閱率:18
  • 相片數: 張

作者:謝宏偉/2030台灣無貧困推進協會 研究專員
  
  所謂的無家者(homeless),指的是因為總總因素,必須在街頭生活的人。在台灣一般稱為「遊民」或「街友」。他們是無家可歸的人,也是常常被汙名化的一群人,他們大多與原生家庭關係淡薄,或有各種身心疾患,導致無法有效工作,必須長期居住在公共空間或收容所。

  儘管大多無家者都非常貧困,理應得到社會資源的扶助,但台灣的中低收戶門檻非常高,程序又複雜,導致很多「隱性低收入戶」的貧困者無法得到政府資源,陷入長期貧困境地。至於「有幸」獲得資格者,會因為不想失去資源,找工作時找沒有勞健保保障的職務,此類職場通常不穩定、低薪或屬於黑色經濟,但無從選擇,因為可能一有一般工作就被取消補助。

  這波的疫情爆發時,無家者首當其衝就面對收入減少的威脅,好不容易政府防疫有成,然而今年年中卻陷入社區感染爆發的嚴重風險,讓在街頭生存的人面對更大的恐慌。

  實際上,當年SARS疫情爆發時,首當其衝的也是無家者,當時的街友被認為是「移動傳染源」承受許多汙名,還是經由全台不同的NGO工作者,如新北的「台北縣志願服務協會」,高雄的「行德宮暨高雄市街友關懷協會」,棄而不捨的追查並主動關懷,協助測量體溫與物資發放,才讓大眾的恐懼延緩下來。但這波的武漢肺炎疫情從2019年底延燒至今,儘管有所緩解,但之後又爆發了社區感染的危機,而首當其衝的就是弱勢的街友。

  和大多數人的想法不同的是,其實大多數無家者都有工作,但因受限於學經歷和技能,使得他們求職處處受限。更不用說許多人都有身心疾病甚至不良於行,或是有前科與信用問題,因此能做的職業很少,大多都是以打臨工為主,例如舉牌或出陣頭等可以領現金的工作。此外街友的年齡大多是中年以上,因為長期的街頭生活,許多人年紀還不到65歲,身體機能就比老人還差,所以也很難找到工作,有些人可以獲得社會局派工,每天打掃4小時,一天薪資500,一個月大約一萬多。至於舉牌的一個月只有6000,陣頭則要看機會,並不是天天都有,因此低收入基本是他們的日常,每天的生活本就捉襟見肘。

  自從今年台灣進入社區感染階段後,許多無家者都失去了他們的工作,也出現了生存危機。原本生存在街頭的無家者很習慣使用公共資源,比如學校、廟宇或公廁等的資源。也固定都有NGO提供公共洗浴設施,或常有慈善團體前來送餐,但現在這些資源都大幅度削減難以取得,導致他們陷入衛生管理和基本生活機能匱乏的險境。長期協助無家者的「台灣當代漂泊協會」的執委郭盈靖表示,現在公共場所的飲水機和水源都暫停使用,這些都會直接影響無家者們的身體狀態,長期下來對於健康上也會有很大的風險。而社服機構也暫緩提供洗浴和供餐,對於失業的無家者來說,無異是更大的打擊。雖然目前台灣當代漂泊協會仍持續倡議台北車站等相關單位適度開放資源,但若疫情不降級就很難有成效。

  疫情下無家者協力團體也難以從事慣常的直接服務,目前僅能從事口罩發放和物資配送等工作。以這次疫情最嚴重的台北萬華來說,該區域裡的艋舺公園就是台灣最大的街友聚集點之一。但也所幸萬華有相當多的無家者協力團體,諸如「台灣芒草心慈善協會」、「人生百味文化建構協會」、「台灣夢想城鄉營造協會」等團體,這些機構的社工們冒著被染疫的風險外出,到第一線的街頭服務街友,也號召大眾捐贈防疫物資,目前更進行倡議,希望將無家者納入疫苗施打的優先名單中。台灣芒草心慈善協會指出,在這次的疫情下,因為網咖、速食店、超商等公共空間陸續封閉,使得街頭露宿者持續增加,如台北車站的露宿人數,一個月之內就由約180人上升到250人,這樣的聚集密度會反而會讓街頭染疫的風險大增,而這些成本,到最後仍是要社福資源和民間團體承擔。因此讓街友優先施打疫苗,其實也是守護公共安全,因為街友屬於流動人口,許多人連健保費都出不起,需依靠政府單位提供的「就診單」就醫,因此給予優先順序其實是減低後端的政府支出,只是目前仍未有實質進展。

  台北以外的狀況也好不到哪去,高雄市街友關懷協會的社工王適墉指出,現在的街友已有年輕化的趨勢,他手上的個案就有二十幾歲的青年街友,儘管他們會盡可能地輔助就業,也會與「方舟就業協會」合作,幫忙介紹工作,就業輔導員也會跟雇主聯繫,以便回報狀況,之後再由街友協會這邊來跟個案接觸了解。不過他們能獲得的工作大多是清潔工、保全之類低薪工作,王社工說通常他們就業後很難安穩,「穩定的都沒有幾個」,現在疫情嚴峻,避免群聚之下,打零工的機會大減,他們也更難找到頭路了。

  與台北不同的是,中南部的無家者服務團體很少,根據衛生福利部2019年提供的「列冊遊民人數」,全國列冊者為3040名,其中台北市821名居冠,第二、第三分別是台中的407名,高雄的389名。但台中和高雄的街友區域分佈更廣,資源卻更少。比如不同於台北有眾多NGO在協助無家者,高雄最主要的只有高雄市街友關懷協會,但王適墉社工一個人手上的個案數就有350人之多,身為第一線服務的外展社工,在疫情之下只會有更艱難的工作情況。

  台灣大學社會學系黃克先副教授指出,馬英九政府時代台灣簽署了聯合國人權兩公約,所以每4年就會有國際的評審委員來看台灣履行兩公約的情況,街友的人權,是連續兩次都被國際委員指出做得「非常不好」。2017年國際人權兩公約的審查委員,對於台灣的街友議題,就建議政府應制定國家遊民福利與人權法,並呼籲政府分配足夠預算與資源來保障街友人權,但直到目前都沒有立法上的實質進展。

  必須正視「他們」就是「我們」

  無家者之所以無家可歸的因素很多,有原生家庭的破碎,也有身心疾病的困擾,但必須要確定的,就是一個國家人權政策的體現,就在於願意對最弱勢者投入資源和服務到什麼程度。郭盈靖執委指出,他們目前接觸的街友有50位,以台北車站為主,有一些人會住收容所。但大多數無家者不喜歡住,儘管不一定有門禁,但出來一定要請假。「就我們聽到的,住進去一定要在一週內找到工作,不然就得離開。」找到的話,有些收容所可以住到半年到一年,一段時間會有評估,並會要求你存款。有些人最後能順利租房離開,不過有些人進去一般職場後,會發生一些大大小小的狀況,導致無法順利持續下去,又回到收容所。

  不過每個國家的收容狀況都有不同,根據衛福部社會及家庭署黃梓松的調查,日本政府會開辦所謂「地域生活移行事業」輔導,先由受託民間團體出面協助遊民找尋合適且願意出租之住屋,提供自立遊民居住,其租金由政府負擔每月五萬圓租金。註1這項服務是在東京展開的,顯示其首都願意正視無家者的議題。反觀我國首都的柯市長在2016年曾說: 「我最得意的事,艋舺公園的遊民被我們相當程度的處理掉。其實遊民你把他洗乾淨了,讓他坐在那裡他就變成遊客了。」註2當市長用「處理」一詞來面對街友,顯示他認為這是一個外在問題,而非自己要照護的民眾,儘管他們已經在台北住了很多年,都還不被當作自己人,更不用說「遊民」與「遊客」是完全不同的概念,這都顯示我們政府中部分人士對於無家者的思維還有很大的進步空間。

  要真正面對無家者議題,首先就是正視他們的存在,並設身處地的去理解對方的困境,進而推動政策上的修正。對於長期定點露宿的街友,也必須正視他們也是社區的一份子,對自身的居住環境也該享有話語權。印度聖雄甘地說過:「貧窮是最惡劣的暴力。」對貧困者的看見與理解,其實正決定了一個國家的人權高度。

--
註1:黃梓松(2005)。《日本遊民業務之民間參與》社區發展季刊108期,頁278
註2:https://www.setn.com/News.aspx?NewsID=199777
稱遊民「洗乾淨」就變觀光客 柯文哲遭疑失言

軍艦
  • 點閱率:12
  • 相片數: 張

10月9日9時「2021國慶焰火在高雄-璀璨高雄 軍艦映輝」於新濱碼頭隆重開幕,由本市大家長陳市長主持並安排戰鼓、莒拳隊以及儀隊表演👍

拍照打卡
  • 點閱率:13
  • 相片數: 張

推出療癒且👀吸睛的🌲森林系🌳婚紗拍照專區📷
走進三民戶政所第二辦公處
🌿熱帶叢林🍀的迎賓拱門和🌸 花草繽紛🌼 的婚紗牆亮眼動人✨
象徵堅貞不移的火烈鳥 🦩與懷抱夢想的熱氣球🎈
將伴隨新人一同開啟幸福童話💞

捐血活動
  • 點閱率:1
  • 相片數: 張

全台血庫告急,高雄市政府與高雄市後備指揮部攜手合作,於 9️⃣月 9️⃣ 日至 9️⃣ 月 1️⃣1️⃣日假鳳山捐血室(捷運大東站地下一樓1號出口)辦理「後備軍人捐血活動」, 📢📢號召後備軍人、眷屬以及社區民眾挽袖捐熱血💪💪 ,鳳山區後備軍人輔導中心更邀請高雄市大高雄糕餅商業同業公會、鳳山代天府慈善功德會及高雄市義交苓雅中隊等熱心團體於現場提供捐血贈品,本次活動計有309人參加,捐輸350袋8萬7,500cc熱血 。

援力跨國隊
  • 點閱率:1
  • 相片數: 張

高雄市立歷史博物館-『釋放臺灣政治犯 海內外人權救援展』
展覽依時間軸序分為「絕地生機」、「八方來援」、「援力大爆發」、「在地援力茁壯」、「援力跨國隊」,從依賴人權工作者的個別關係與稀少資源到國際人權團體的投入,致使台灣在地援力茁壯,當中更展出高雄市立歷史博物館館藏的鎮暴防護衣,與民眾一起見證高雄在台灣民主進程中扮演的重要角色。

心心夜景
  • 點閱率:741
  • 相片數: 張

高雄左營萬年季今年邁入第20年,10月01日至04日假蓮池潭畔登場,
今早民政局副局長袁德明與左營區長吳淑惠共同敲擊戰鼓,在響亮的鼓聲中宣示為期四天的左營萬年季揭開序幕。

🔥高雄市長陳其邁於開幕晚會上為台灣祈福,陳其邁市長與高雄市議會議長曾麗燕親自為火獅開光點睛,市長表示:「高雄左營萬年季是高雄最具在地特色的宗教文化活動,2020充滿困難與挑戰,也希望透過萬年季以及蓮潭周圍廟宇眾神力量為高雄以及全台灣祈福、消災解厄,讓人民邁入平安喜樂的日子,歡迎大家一起來左營萬年季祈安賜福,高雄市政府也安排一系列精彩的活動,歡迎大家到蓮池潭走走,讓心靈感受溫暖與平靜。」

0929記者會_180929_0036
  • 點閱率:828
  • 相片數: 張

高雄市政府民政局於107年9月29日日假高雄市人權學堂舉辦107同志公民運動,今年以「Dear Mx. 親愛的跨」為主題,將議題聚焦於多元性別中的「跨性別」,以閱讀串起市民朋友的心,本次與高雄市圖書館總館、誠品書店及M-L-D-Reading共同聯合舉辦「多元性別」書展,透過記者會、電影觀賞、讀書會及繪本說故事等靜態方式進行,藉由文學的渲染讓參加者能輕鬆認識跨性別者的生活,並進一步瞭解多元性別相關權益及議題。

IMG_9102
  • 點閱率:295
  • 相片數: 張

高雄市政府民政局為推廣同志人權並營造人權友善城市之意象,於每年度定期辦理同志公民運動,以提供同志朋友發聲及倡議之平台。「高雄市104年同志公民運動」之「愛無懼彩虹港都系列活動」第二階段,於104年10月25日高雄捷運中央公園站二號出口舉辦。下午16:00是台灣各性別團體的倡議,晚上19:00為「愛無懼夜光音樂會」。同志運動必須與社會對話,從互相了解及相互尊重為出發基礎,這也是近年來高雄市同志公民運動所強調的核心價值。今年特別邀請「屏東聯合管樂團」飄揚最激昂的音符,以最純淨、最貼近人心的音樂饗宴,用溫和的音符旋律,提醒民眾對同志議題的醒思,帶領高雄市民進入,人人平等的彩虹世界。104年度活動提出創造性的倡議主題─「多元性別友善醫療系統」,即希望能結合公衛系統、醫院、診所、藥局及學校等,營造多元的同志友善醫療環境。

IMG_9214
  • 點閱率:367
  • 相片數: 張

「104年度同志公民運動」之「愛無懼彩虹港都系列活動」於104年9月19日假駁二藝術特區高雄正港小劇場(B9倉庫)揭開序幕。本年度活動倡議主軸為「多元性別友善醫療系統」,旨在串聯公共衛生、醫療院所及教育等領域,並延續102年「多元性別友善廁所」及103年「酷兒陪伴銀行」等概念,以建構未來高雄市的多元性別友善環境。
本活動的第一階段為「愛無懼劇場」,劇目係改編自汪其楣老師榮獲國家文藝基金會獎助寫作計畫的「青春悲懷──台灣愛滋戰場紀實戲劇」,並由高雄在地陳姿仰導演所帶領的南風劇團擔綱演出,在國家級的藝術劇著與陣容堅強的在地劇團相輔相成之下,吸引近三百人蒞臨觀賞,座無虛席。

資料筆數 【250】頁數【1/25】
回頁面頂端